雷哥的扩音器

许昕大佬这是要我的命!就问问还有谁敢肖想小圆脸!

逛淘宝发现了这个……所以,到底是谁抄谁的?还是两个有合作?

保证 昕博

ooc预警 be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
萌了昕博这么久,终于决定试水了。
正文
保证
我保证我不会受伤
都说肖门个个日天日地,肖战自己也说喜欢有血性的孩子。可方博算是个意外,一双眼睛又大又圆,水灵灵的一点都没有杀伤力。怼天怼地吧又怂得要死,连刚进队的小弟弟也不怕他,谁都敢损他几句,首当其冲的便是许昕。
许昕怼他:方小褶儿,你咋恁么怂啊?凭你这怂样是怎么混进肖指队里的?
方博不服气,怜悯道:“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瞎了呢?你博哥我明明霸气十足。”
“方小褶儿想上天啊?”许昕佯装要打方博,一把抓住方博后衣领。
方博落跑不成,只得求饶:“我错了还不行吗?蟒爷你目光如炬,一点都不瞎。”
目睹一切的肖战表示:“妈的,哪儿来的小怂货?”
其实方博也有不怂的时候,他好歹算肖门的人,球场上的样子和他师兄们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那不要命的架势,妥妥的亡命徒。
看方博的比赛只有一个词—胆战心惊。每一次击球,他都用尽全力,锋芒毕露。这种打法让对手胆寒也让队友心惊。
“方小褶儿,你不要命了啊?”许昕骂道,方博的每一个得胜都是以加重身体负重为代价的。
“你放心,我保证我不会受伤的。”方博十分自信,他一定会打出来的,一定。
方博一路坦途地奔在顶级运动员的道路上,终于还是栽了。手伤来得突然又似乎有预兆,两针封闭下去,铁打的汉子也得低头。
大家都觉得这孩子完了,在上升期遭遇这么重的伤病,职业生涯算是完了。
方博默默坚持,听医生的话,日复一日做枯燥无味的复建,吃毫无作用的药。
在独居的小房间里默默写日记,自己没法训练就记下队友们的进步或不足。偶尔会写一写题外话,今天瞎子穿了套绿色的衣服像条大青虫。师兄又黑了,今天拍的照片又神隐了。瞎子今天和龙队多说了几句话,训练时被师兄狠狠地怼了。
方博终于好了点了,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的手腕隐隐作痛。今天又输了不该输的球,被肖战提着耳朵骂了一下午。师父是为了自己好,他知道的。
到了晚上,手腕肿得老高。方博睡不着又怕打扰到室友,偷偷出了寝室。石凳上很凉,把手腕贴上去有点作用。
许昕来的时候,方博蹲在地上,把手放在凳子上,疼得呲牙裂嘴的,一张圆脸皱成一个核桃。
方博真地很方,面对许昕铁青的脸,只能结结巴巴地解释:“我……我没……事儿,就……就…”
“你跟我装有意思吗?真当我瞎啊?”许昕盯着方博的手,真是要被这个傻子给气死了。
“许昕,我疼。”
许昕潜入食堂从冷柜里给方博拿了条冻鱼。
“瞎子,你干嘛啊?拿着尚方宝剑想先斩后奏啊?我罪不至死啊。”
许昕一言不发,猛地把冻鱼掰成两截,,想了想又把T恤脱了,把鱼包住又砸了几下做成了一个简易的冰袋按在方博手腕上。
方博被冰得一激灵,下意识缩手。许昕抓住方博手臂,温柔而坚定地说:“博er,别动。”
“许昕,我不痛了。”方博看肿消的差不多了,想收手又怕惹怒许昕。只好可怜巴巴地看着许昕:快放开,老子手都举麻了。
方博的眼睛生的本来就好看,此刻他刻意示弱,硬挤出了挤出几滴眼泪,真是我见犹怜。
鱼块掉了一地,那条带鱼死不瞑目地盯着那两个亲在一起的人,心里一片凄凉:我觉得我可以抢救一下。妈的,我是做错了什么,死都死了还得被辣眼睛。
“许昕,我保证我会好起来的。”方博信誓旦旦。
许昕没说话,只是默默把方博圈进怀里。
论天赋,方博比不上马龙;论手感,方博比不上许昕;就连谨慎方博也比不上以冲动出名的张继科。他能做的只是比别人更努力。
明明身为主力队员早已不用和别人挤一间宿舍,却为了能不迟到和小队员住一起。无数个夜晚,他都是最后一个离开训练球馆的。
2015年的世乒赛是方博的转折点,却又转的不够彻底。接连打败许昕张继科,最后遭遇马龙。
那场被称为打疯掉了的比赛,两个都不能输的人,每个球都让人感受到窒息。
方博还维持着击球的动作,比赛却已经结束了。他看到向来沉稳的马龙跃上球台,眉眼间皆是狂喜和骄傲,居高临下地冲自己伸出手。方博木然地和马龙握了手,不管事后他表现得多么释然,也无法阻止之后的几年马龙一直成为了他的噩梦。
站上了亚军的领奖台,方博还是忍不住借了一下马龙的奖杯,他几乎笃定地想:总有一天我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冠军奖杯。

许x昕:这次比赛结束 世界会为你让路 我说的没错吧?但是你等着 等我回去养好伤联赛再约一场 我会报仇的。
方博隔了很久才看到这条微博,当时他人在外地一看到这个啊,笑出了褶子。
多好啊,有这么一个人毫无保留地信任自己。
方博评论道:我刚看到这个消息 😰非要报复我吗?
方博又顺手刷了几条评论,就看到了那条明显带恶意的评论。方博向来嘴上功夫厉害,怎么可能让别人骂,立刻回道:你说我比赛了趁人之危,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弃权?你要这么有觉悟你不应该当粉丝。
不一会儿,许昕的微信发过来:“别为不相干的人生气,我保证那不是我的粉儿,是我也得开除他粉籍。”
“你博哥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”方博还配上从相册里翻出一个贱贱的表情包。
两人又扯了好一会儿有的没的,终于恋恋不舍的放下手机。
明明肩膀还是疼得不得了,许昕却觉得都是可以忍受的。
国家队竞争激烈,一队尤甚。残酷的队内循环赛打下来,能为国征战的只有那几个。
方博一边唾骂国际乒联为了遏制我国国球不择手段,一边收拾好行李。陪练机会也得来不易。
奥运一完,谁也没想到乒乓球会那么火。刘国梁立刻将三创提到日程上来。方博之前惹了些小麻烦,借着直播的机会算是完美解决了。这算一个比较好的开头。
接着,先是三剑客试水成功,后如退役名将陈玘邱贻可等也开了直播,很是火爆,。张继科直播时候服务器都被挤瘫痪了。
“方小褶,你挺红的呀,好多人问我你什么时候再直播呢。”
“那是,你博哥红着呢,还不抱紧你哥大腿”
许昕隔着大半个中国,举起来的手无处安放,戳了戳屏幕,揶揄道:“说你红,你还膨胀了呢!”
方博的直播来的不是时候,许昕在机场休息室呢,硬生生用流量看完了全程。
那张大脸他看了不知道有多少次,这又仔细看了好久,怎么也看不出来弹屏上说的“帅”来。不禁啧啧啧,这粉丝滤镜也太厚了。他承认他是故意的,故意打电话过去,因为方博惊慌的时候可爱极了。然后他又后悔了,那么多人都看到了那么可爱的方博,那可是他的博啊!
直播结束了,许昕正打算发微信去嘲笑一下方博,小姚的电话就打进来了。
无非是问他到了没、到后记得去吃饭、什么什么东西在哪儿放着。不到三十岁的姑娘,本还是自己都需要别人担心照顾的姑娘,到了他这儿反而调了个位置。他许昕何德何能啊其他还在想什么呢。
求婚不是一时兴起,在自己偶像的演唱会上,邀请自己最爱的姑娘共度余生,再由彼此最好的朋友献上祝福。
许昕知道方博不能来,他甚至都没告诉他这件事 ,然后很巧的,那天方博在比赛。
丁宁来了,她是小姚最好的朋友。她献上了一大把鲜红的玫瑰,玫瑰很漂亮,而他最爱的姑娘很美。
许昕一直觉得如果这辈子一定要和一个女人共度余生的话,那毫无疑问就是面前这一个,所以他在另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来之前把面前的姑娘拥入怀抱。他很幸福,她也很幸福。
许昕收到了来自很多人的祝福,教练、队友、朋友还有陌生人。
方博的祝福来得刚好,不早不晚,淹没在祝福大军里。
在微博上,方博献上了他的祝福,很有博式风格。“我要是小姚,我才不答应你”
许昕也像往常一样怼了回去,“你要是小姚,我才不娶你。”
刘国梁在祝福之余也没忘记今天的(怼方博日常任务1/n)“你要是小姚,许昕得出家当和尚去。”
许昕笑成了表情包,又有一条条的刷评论。猛然看到他媳妇儿的:“可你不是我啊。”
如果是呢,方博是小姚呢?不会的,方博不是小姚的。
求婚、领证,许昕一气呵成,在2017年12月来临之前。相比求婚的大张旗鼓,领证显得极其平淡。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就算宣布定下了。
正处乒超赛季,也没空度蜜月,领完证就打飞的去打比赛。许昕觉得挺对不起小姚的,新婚燕尔还得陪他东奔西跑,真是委屈她了。他现在能为她做的只有帮她盖好毯子,让她在自己肩上稍微休息一下。
方博车坏了,问他怎么回事儿他也不说。许昕损了他几句还是借给他了。换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于是新婚第一博就这么发了出去。
群众怨声载道,当时人倒是一脸坦然:“我保证我拿来的时候就这样吧。”
许昕心说:“你保证过多少事你自己清楚”发出去就有点后悔,仔细想想又觉得没什么,删了反而不好就任它去了。
许昕结婚的时候很是热闹,特地选了好日子,亲朋好友来了一大堆,忙得不得了。
小姚脚都起泡了,这一天下来是真太累人了。许昕让她先休息,自己去送客。
其实真要他送的也就队里那些人。方博是最后一批走的,被他师兄扶着还东倒西歪的,醉得不轻。
“这喝了多少啊?”许昕把方博接过来让张继科去取车。
“我们博今天厉害了,喝了四五瓶呢!”
“厉害了word博!”
方博酒量在队里也算差的,今天这是打破了全队记录了。
“许昕,你结婚了!你他妈终于结婚了,你得给我好好的,必须得好好的!”方博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,许昕好歹听了个大概。还没来得及感动就被方博推了一个踉跄。
方博抱着电线杆吐的昏天黑地的,许昕赶紧过去扶住他生怕方博摔跤。
张继科开车过来看到方博这样心疼得不得了,便伸手接边骂道:“这傻逼不能喝还喝那么多,醒了可得好好收拾他。”看许昕愣着,“你咋还不回去啊?人小姚该等急了。”说着自己笑成了老核桃。
许昕笑骂:“滚!”
最后方博还是没有跟张继科走,马龙出了点小状况。师弟新婚之夜,难免喝得有些多。
新婚之夜啊,就这样被方博搅黄了。毕竟多年好友,也不可能把他扔给外人。
还在小姚是个大方的姑娘,只是在许昕开门的时候说了句:“昕哥,我等你啊。”
许昕顿了一下,回头笑的温柔:“早点睡吧,我会回来的。”
走之前许昕把方博安顿好了马上去给小姚打招呼。回来方博蜷缩着身子躺在地板上。
许昕稍废了点力气才把方博弄上床,又拧了块热毛巾给方博搽脸。
方博喝得太多了,此刻的他安安静静地躺着,藏起来一双旺仔大眼仅剩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。方博出了不少汗,头发都被打湿了,刘海温顺地贴着额头。
许昕坐在床边,看着方博的脸,突然想起方博十几岁的时候,也是这样的样子。
那时候,方博刚来北京。国家队规矩严,方博又是个过于敏感的人,感觉自己怎么做都是错,下了训练也只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吃。
许昕是一个乐天派,一直是这样。同样是初来咋到,他却很快地适应并开始享受这种生活。
被罚跑一万米的许昕叼着喜之郎cici匆匆赶到食堂只打到一份青菜。食堂稀稀拉拉地坐着不到十个人,大多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。许昕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方博。
虽然同在二队,其实许昕和方博并不熟。
“小矮子,你怎么一个人坐这儿啊?”其实许昕算得上一个懂礼貌的人,他的毒舌向来是针对比较熟的人的。只是见到方博想小仓鼠一样躲在角落里,就非得上去捏一把才行。
“你…你…”方博一激动就会结巴,你了半天终于骂回去:“你个瞎子,哥这一米七的大个哪矮了。”
后来许昕夹走了方博大部分肉。方博一直觉得自己挺抖m的,许昕从来对他不假辞色,自己对许昕也是十句有九句是斗嘴,可偏偏两人成了好友。
“许昕。”
许昕回过神来,方博还是没醒而且开始说梦话。
“许昕,你个死瞎子!”
“嗨,你个小矮子。”许昕伸手就要去拧方博大脸,方博又开始说梦话了。
“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?我讨厌死你了!”
许昕的手放了下来,他的心里似有无数颗柠檬炸开了,酸涩的汁液泡着他的心。
方博酒量不好,酒品却不错,除了几句梦话再也没有打扰到别人的事。
宿醉的感觉总是不好的,但方博经验丰富,所以也还好。为了让自己舒服点,方博决定去吃点东西。
然后碰到了新婚燕尔的两人,理所当然的一起去吃了早饭。这顿饭吃得一点都不舒服,尽管气氛和谐,但每个人都味如嚼蜡。
作为许昕的好友,当灯泡的机会非常多,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尴尬的。
小姚拿着手机笑靥如花。许昕给她剥鸡蛋,横了她一眼:“吃饭别玩手机。”
“昕哥,你看。”小姚也不去,笑着把手机放到许昕面前,“宁宁昨天拍的。”
手机里全是昨天婚礼的照片,许昕划了几张就笑了,指着一张照片说:“方小褶儿你行不行啊,做几个俯卧撑也能累成狗。”
“那叫几个?”和许昕互怼似乎成了方博的某种条件反射,“要不是为了给你这个瞎子娶媳妇儿,你博哥用这么辛苦?”
许昕给方博倒了满满一杯豆浆,嬉皮笑脸地说:“博哥辛苦了,小的知错了还不行吗?”
方博接过杯子喝了一口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“博哥辛苦了。”小姚有样学样。
这倒把方博弄了个大红脸,连忙摆手:“不辛苦不辛苦,我跟瞎子闹着玩呢,都是应该的。”
方博窘迫的样子把小姚逗乐了,小姚笑的爽朗,眼睛弯弯的像月牙,真好看。
小姚喝了几口豆浆就要走,“宁宁叫我陪她逛街呢,我先走了。”
“丁宁好不容易休假,你陪她好好玩,咱俩结婚她出了不少力呢。”许昕也不挽留,又叮嘱道“注意安全。看到什么中意的就买下来,别舍不得花。”
许昕在包里划拉了几下,拿出一张卡递给小姚:“这个拿着。”
“谢谢昕哥。”小姚在许昕脸上亲了一口算作告别。
方博忍不住嘴贱:“天啦,我的眼睛怎么辣辣的。”
小姚笑:“不想被辣眼睛就赶紧去找个女朋友啊。”
小姚一走,气氛就更沉默了。
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许昕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“下午三点的飞机,回北京。”方博少有的没耍贫嘴。
“那我开车送你。”
“好。”
气氛又陷入了沉默。
方博拒绝了许昕带他去逛的建议,推说累了想回酒店休息。正好许昕也要去婚庆公司结账,把方博送回酒店后就分道扬镳了。
事情办完时间还早,许昕路过他最爱的那家生煎铺,排了一个小时队买了一份。
许昕敲了门,却没人应。又给方博打了个电话,铃声从房里传了出来,电话没人接。
“方博,快开门!”许昕用力捶门,大声喊方博名字。
可怕的寂静。
许昕索性用身体撞门,门还是没开。许昕快急疯了,终于他想到了找酒店的工作人员开门。
许昕一遍又一遍地解释:“房间里的人是我朋友,对,很重要的朋友,他叫方博。”
门打开那一瞬间,许昕冲了进去,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。
“瞎子,你怎么了?”
许昕冲向门口那人,把他紧紧抱住:“方小褶儿,你他妈去哪儿了?”
方博很无措,结巴道:“我…我出去领…领外卖了。”
“瞎子,你哭了?”方博隐隐约约自己肩膀有些潮湿。
最后方博还是没有吃到他的外卖,生煎确实好吃,就是许昕的表情有点影响就餐心情。
许昕直勾勾地盯着方博巴生煎吃完,一言不发。
这么一闹,许昕直到把方博送到机场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。
方博领了登机牌,准备去安检。许昕突然抱住了他:“方小褶儿,你得给我保证,以后走哪都记得带手机、不要老吃外卖、不要熬夜打游戏、不要……”
方博莫名其妙,却尽量让自己显得严肃一点:“瞎子,你实话告诉我,你是不是得什么绝症了?你放心,你走后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姚的。”
见许昕没有反应,方博也慌了:“瞎子,你别这样,我害怕。”
“方博,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了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许昕抚摸着方博的后脑勺。
过了一会儿,许昕猛地把方博推开,转过身走了。
许昕听见方博仿佛说了一句“我保证”到底说没说,许昕也不确定。他没来得及确定就走了,因为他怕他再慢一点就忍不住把方博留下来了。

争执

邱杀
邱贻可知道陈玘不容易,他的小教练是只猫,死傲,得顺毛摸。可他也委屈啊,把门摔的响还不是等陈玘先服软。
十一月份了,天气也不客气了。邱贻可出门急,穿了件短袖在成都的秋风里冻得直哆嗦。
今天本来挺高兴的。陈玘难得来一次成都,邱贻可拉着他这逛那逛,还打算晚上买点菜打个火锅开几瓶酒。邱贻可笑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。陈玘嘴上嫌他丢人,眼里却笑盈盈的。
下午四五点的时候,陈玘接了个电话。没说几句脸就黑了,语气依然平和:“主任,我这不是放假了嘛!现在也不在江苏啊,您还是找别人,这活儿我真不能干……我当然想江苏队好啊……你这话说的,我……”
“谁呀?”邱贻可刚把鸡炖上,围着围裙就出来了。
“不关你的事儿”陈玘心情不好,语气也冲。
“又是你们那破主任?”邱贻可随口一说,“理他干嘛?大不了不做教练了,我养你”
“邱贻可。”陈玘怒了,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“跟我横是吧?陈玘。有本事你跟他横去啊!”邱贻可也不是善茬,也生气了。
“我一小教练哪敢跟邱主任横啊!”
“陈玘。你什么意思?”
“没意思。妈的,老子就不该过来!”陈玘说着就要走。
“得,老子还不伺候了。”邱贻可把围裙一扯摔门而去。
出来被冷风一吹,邱贻可后悔了。陈玘和江苏队的事儿他不是不知道,自己说的那叫什么话。人大老远来看自己,自己还摔脸子给人看,还把人扔在家里。真是混!
邱贻可回家的时候还有些委屈,进了门没见到人就剩下后悔了。
“玘子?玘子?……”
“叫魂呢?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死了呢?”陈玘出现在门口。
邱贻可赶紧冲上去摇尾巴:“玘子你去哪儿了?我急心慌了”
“出去买包烟。”陈玘没好气,一把推开邱贻可。
“对不起嘛,我不该给你气受。我错了。”
陈玘哼了一声,点了支烟。显然对邱贻可的认罪态度还比较满意。
“浪人,你干嘛?”陈玘刚抽了一口的烟被邱贻可夺走了。
“那么喜欢抽烟啊?”邱贻可笑着把烟雾渡进陈玘口中,一个充满尼古丁的的吻。还燃烧着的烟掉在地毯上。
陈玘来不及心疼刚换的地毯,邱贻可就整个人压了上来,手不规矩地伸进陈玘的领口。
“邱贻可!你……”陈玘嘴里骂着,手却环住了邱贻可的腰。都老夫老夫这么这么多年了,他并不打算让自己吃苦头,当然怎么爽怎么来。
“玘子,老子爱死你了。”邱贻可的嘴攻城略地之际还不忘深情告白。
“说……说那些没用的,给……给我快点……操……”
邱贻可看差不多了,正准备上真枪实弹了,突然传来一股味道。
“玘子,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?”
“妈的邱贻可,锅糊了……”
两人最终还是抢救回来了灶台,那锅是废了。小别胜新婚之夜差点被烧死,真刺激。
陈玘越想越气,趁邱贻可洗澡把人关在卧室外,自己蒙头大睡。
邱贻可围着条浴巾就出来了,本想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,发现自己被锁在门外了。愣了几秒又笑了:“哈包儿婆娘,不晓得我有钥匙mai!”
被腰活活疼醒了的陈玘恶从胆边生,一脚把身旁睡得香甜的人踹下床。
“杀千刀的邱贻可!”